欢迎来到白金会|首页
 400-123-4567  
预约/投诉/疑问
XXXX路XX号
15 > 15

直击幸福现场查看《 热拍主题》 点击这里查看《2016全新主题

海洋文明与江河文明的融合

发布时间:2019-02-04

  我国,是多江河的文明。

  黄河、长江之外还有珠江。除此,北有黑龙江,西有雅鲁藏布江。它们都有自己共同的文明,都是中华文明多元性中的一元。珠江,原指广州以下河道入海的称号。从广义来说,是西江、北江和东江的总称,西江发源于云南,其主干流全长2190多公里,经贵州、广西、广东,在珠海的磨刀门融入南海,还有崖门、虎跳门、鸡啼门和泥湾门都是西江的出海水门,北江,是武水(源于湖南)和浈水(源于江西)在韶关集合后构成,全长468公里。东江源于江西省南部,全长523公里,流入广东在虎门入南海。

  珠江,是我国第三大长河,水流量仅次于长江,是黄河的八倍,其流域包含:滇、黔、桂、粤、湘、赣、港、澳八省区,辐射福建南部与海南岛。

  珠江下流是江河文明与海洋文明的结合部,是中外文明的结合部,中外文明认识在此磕碰与融合。自汉武帝元鼎六年(西元前111年)开海,继陆上丝绸之路后又开闢了一条海上对外交易的通道,史称“海上丝绸之路”。她的始发港是在今天徐闻的三墩岛。自此以来,两千多年来珠江公民对外交易与对外文明交往从未隔绝,即便在明清之季几度封海,广州仍然是对外互易商货的重要口岸,她承受海洋文明的洗礼比黄河、长江来得更早。

  珠江文明属多元文明,自汉武废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华夏文明成了儒学的代名词。珠江流域还有一番现象,这裏是百越人聚居之地,有自己共同的文明。珠江文明具有二重性,它承传百越文明的基因与汉文明相融合,并很多汲收海洋文明的营养。湛蓝的海洋顔色就是珠江文明最具特性最共同的顔色。它离华夏较远,古代交通不便,又爲五岭所隔,长时间处于边际地带;而她面向海洋,汉武开海之时竟凭手摇桨橹的小舟,沿着海岸飞行,那时没有发明指南针,也未发明帆船,是沿着越南海岸抵达马六甲海峡,再南往印度、斯里兰卡等。沿印度洋沿岸抵达阿拉伯区域及欧洲大秦国(即古罗马帝国)。自古以来,珠江人的商贸认识比华夏更优。珠江文明是敞开性文明,商业认识根深柢固。珠江人的开拓精力和冒险精力是大海熏陶出来的。

  珠江流域的汉化,尤其是广府区域的汉化,都伴跟着屡次北方战乱大批汉人南迁和华夏朝廷向岭南用兵而来。

  “秦始皇一致华夏之后,于西元前219年,派屠睢率大军50万分兵五路南下。其间一支驻守江西余干,一支看守江西南野(今南康);一支看守九嶷要塞(今湖南宁远境内),一支看守镡城之岭(今广西桂北越城岭)。以上四支都未能深化到岭南内地。只要一支直下湟溪,顺北江而入番禺。因为这裏处于多元化政治格式,各属自己的君长,互不统属,力气涣散,敏捷被各个击破。”引自谭元亨着《广府海韵》。

  主帅屠睢战身后,新任主帅任嚣、赵佗。新主帅既善用兵,更能拉拢越人,用现代的话来说,长于做“统战作业”。秦平定岭南之后,按秦建制置南海郡(今广东的大部分区域)、桂林郡(今广西大部分区域)和象郡(今越南北南部和广西一部)。把中心集权加于岭南,又由南海郡统制桂、象。参看谭元亨着《广府海韵》。

  这是前史上初次以军事力气爲后台,在百越之地以强制手段推广汉人的政治体系。以汉人的政治文明改造这裏的政治生态环境,爲往后越人汉化作了一点根底性的作业。10万汉人大军,留在越地,加上今后赵佗向秦廷要求从北方调来数万妇女爲武士补缀,这些妇女今后与武士结合就地生根,这期间还有约二十万被谪移民南来。这是榜首次大移民,天然也带来了华夏文明。

  汉人挟着政治优势,带来初次大移民,改变着这裏的政治生态环境,天然産生华夏文明与本地文明的大磕碰与大融合,这仅仅是初步,两种文明的整合的路是绵长的。

  任嚣身后,赵佗接任南海尉。趁华夏楚汉相争之机,在粤树立南越国,自封南越王,定都番禺。番禺之越语意爲“越人之村”(或“越人聚居地”)。赵佗不仅是一位超卓的统帅,也是一位超卓的政治家,他一方面推广华夏的政治文明,传达华夏的价值观念——“礼”的道德观念,另一方面是尊重当地文明,尊重当地公民,他效法越俗,自称大蛮夷长,以获得土着人的认同,他没有一点大汉主义和大北方主义的庸人气味,这一点可说是他成功的诀窍。

  赵佗,管理有方,经济开展很快,他在南越期间,对外,北面挡住了华夏的战乱延伸至此。对内,团结了百越各族公民,赢得了93年安稳、平和开展时期,——一个世纪的平和与开展啊!赵佗靠的是百越公民的援助。

  在认识形态上,华夏人着重的是“礼”。“礼”的功用是规範人类的“尊卑贵贱”和等级的;而百越人是崇尚天然,性情豪宕、独立。两种不同的价值观是如此明显,它们相互磕碰与融合注定是一条绵长的路,中心有崎岖、有困难、有波折和苦楚。仅在西汉和东汉就有过两次对越人大用兵。一次是汉武平南越国,一次是东汉马援征交趾。汉人大军南下,搬来了华夏的官制,推广郡县制,与秦汉体系相吻合。这种官文明只停留在上层社会,而广袤的越土仍然是土着文明的六合。尤其是在赵佗南越国的时期是如此,这种官文明是在汪洋大海般的土着文明围住之中,连嫡派的居于操控层的汉人也被感染与熏陶。就连显贵的南越王赵佗也“土着化”了。西汉从头一致后,派使者来游说赵佗,乍见时连汉使也惊呆了,他一身的行状装扮竟与其时的土着夷长全无别离。

  赵佗不管他是否认识到,自北人南来之后,他们尽管挟着政治上的优势,以操控者的身份“君临”越地,而他们的价值观念现已遭到越地文明腐蚀和熏陶。这些现实阐明,越地文明是一种强壮的文明,相形之下,华夏文明对它的影响力是如此单薄。

  越地汉化,获得较快的开展和安稳,是在“广信时期”。汉武帝元鼎六年(西元前111年),降服南越国,战后的番禺已是一片断壁颓墙。把岭南首府从番禺迁至广信,即今天之封开梧州一带。这个时期从汉元鼎六年到东吴景帝永安七年(即前111年至西元264年)共375年。

  “广信”姓名的来历,是汉武平定南越国后要推广皇政,在他的诏书中有一句话:“广布恩信”,从其间摘取“广信”二字。今后才有广东、广西的称号,广信之东称广东、广信之西称广西。此是后话,在此不赘。我国到了汉武时期才真实构成了安定的一致局势。政治安稳;经济开展;文明思维上定儒术于一尊。我国在政治、经济、文明思维上的大一统,是从这个时期初步的。在这个大布景下,岭南汉化的进程与深化,天然逾越前朝。珠江文明也从此定型,从此开展。华夏文明向珠江流域的辐射也更爲强壮。南北文明的整合与融合也从此创始了一个前所未见的局势,其远景无限宽广与光亮。

  咱们从珠江文明的定型期可以看到她先天分的特质。她既有本地文明的生动与敞开,也具有华夏文明的厚重与庄重。一个民族的文明只要持久地保持着她的庄重性与鲜活性,才能使她永久年青,神采飞扬,永久行进。这是一种文明的先进性有必要具有的特别气质啊!假设一种文明因循守旧,不肯进步,不管它当日怎么强壮也难免走向消亡。国际民族文明多如天上的星星,鳞次栉比地布满太空。自古到今,国际上又有多少种文明从这个绚烂的星空中殒落消失了。

  珠江文明不能了解爲华夏文明的附庸,不能了解爲华夏文明所派生。这裏没有父子尊卑的关係。她是绚烂的华夏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她们具有共性,这个共性就是同姓中华。任何一种文明也必具有自己的特性,没有特性的文明是不存在的。华夏文明的特性是带有浓重的内陆气味,因爲她是生长在一个农耕社会深沉的土壤之中。珠江文明的特性是带有斑澜的海洋颜色;自她定型时初步两千多年来,海洋供应她营养也从未中止。所谓海洋文明,简言之,就是商业文明。珠江流域的人含他们的祖先百越人,他们的重商认识比我国任何一个当地都更爲激烈。

  20世纪出名电视片《河殇》作者的过错,其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没有看到中华文明的另一面——海洋性的一面。呈现如《河殇》这样的过错并不古怪,也不是孤立的。因爲疏忽我国文明这一面的不是单个,仅仅《河殇》体现得更爲集中和杰出,更有棱角也更刺人罢了。所以,它一旦呈现,一时爲不少人所认同,其原因也在于此。在上世纪,有一位学者曾说过,他认爲我国文明就是大陆文明。他乃至把“海洋文明”也归入农耕文明。这不古怪。我猜测,这位学者所看到的大概是一种陈旧的渔业,乃至连现代渔业他也没有见过,乃把这种渔业看作是海洋文明。当然,这种渔业,是农耕文明的一个组成部分。

  《河殇》的观念,在海内外都有共识者,并且也不是《河殇》作者自己的发明。早在19世纪德国一位巨大哲学家黑格尔,他的学说曾爲普鲁士王国定爲国家哲学,一时风行欧洲大陆。马克思哲学中的辩证法就是从这位哲学家的学说顶用革新性的办法把它改造而承继过来的。黑格尔在他的《前史哲学》中有这麽一段话:

  “我国、印度、巴比伦都现已开展到了此种犁地的位置。可是佔有犁地的公民已然闭关自守,并没有共享到海洋所赋予的文明,已然他们的帆海——不管这种帆海开展到怎样的程度——没有影响于他们的文明,所以他们和国际前史其他部分的关係,完全只因为其他民族把它们寻觅和研讨出来。”

  中华民族和她的文明的存在,是靠像他们这样的民族“寻觅和研讨”才出来哩。

  《河殇》的作者没有把这段话引进自己的解说词,而是引用了黑格尔另一段文字:

  “普通的土地,普通的平原流域,把人类捆绑在土地上,把他们捲入无量的依赖性裏边,可是大海却挟着人类逾越了那些思维和举动的有限圈子。这种逾越土地的约束,渡过大海的活动,是亚细亚洲各国所没有的。”

  看来,“海洋文明”,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也各有自己的界说,可以赋予不同的内在。在黑格尔眼裏,走向海外掠取,不管是商业性的或非商业性的掠取都是“海洋文明”。马克思对这种“文明”给予这样的点评:它是用火和血的文字写出来的。

  所以说,海洋文明既不等于渔业文明;更不等于殖民主义,不等于带有侵犯颜色。有人认爲我国没有殖民扩张便否定我国具有海洋文明,就“没有共享到海洋赋予的文明”。

  我国自汉武开海以来,我国对外的商贸活动和文明交流都是平和的、友爱的。我国的对外移民,是沿着海上丝绸之路而走的。我国现在散布在国际各地的华裔华人有3400万;还有华人血缘的人不下5000万。在华裔华人中广东占了一半,加上珠江流域的人数就更多了。我国向外移民都是平和的,不须靠战役、侵犯与掠取来开路。广东向澳大利亚移民是在古代“海上丝路”时初步的,比欧洲早得多。现在在澳洲的华裔华人有120万。

  海上丝绸之路是我国对外平和友爱交易之路,是平和友爱文明交往之路。经济上不掠取他人,文明上也不逼迫他人去崇拜孔圣人。儒学传达海外,是友爱文明交流的成果。最近翻看到一份材料,说美国的西点军校在20世纪曾把《孙子兵法》列爲必修课,当然不是我国人逼迫的。平和友爱的对外商业活动和文明交流,是海上丝绸之路的传统,直延至今天更发扬光大。

  珠江文明与华夏文明古往今来都是相互汲收、相互弥补、相互影响的。在古代,华夏文明的强壮,加上在汉人操控的中心政权的推进下,南边的珠江文明对华夏文明的汲收比华夏文明对珠江文明的汲收来得更多。在华夏人看来,珠江文明这概念是含糊的。因爲她不那麽显山露水。尽管这种文明地域广阔,人口衆多,但从北方人士眼裏,这裏只不过是“蛮夷”之乡。只要华夏文明才是正统的,这种排他性不能不说是华夏文明一个丧命的缺点。它长时间把自己关闭起来,妄自负大。到了近代,一旦西方文明思维如潮水般涌进来时,又从一个极点走向另一个极点——从自负走向自卑。他们其间一些人从“文明卫兵”一下又变成自我否定的前锋。在新的局势下,这种思维体现带有年代的特徵。他们在全盘否定自己民族文明的时分,体现得比任何人愈加敞开,更像个变革派。《河殇》的体现就是这副容貌。

  珠江文明既与华夏融合,也与大海融合。

  南北朝时期,珠江“蛮夷”首领冼夫人援助陈霸先北上夺取了政权,树立陈王朝。冼夫人成爲陈朝在珠江的重要支柱。这是南边部落援助汉人入主中心政权的首例。在前史舞台上珠江“蛮夷”可说是初显矛头。

  西元七世纪后叶到八世纪初叶(即唐朝武则天时期至唐玄宗初期)珠江名僧惠能和尚领导的宗教(释教)变革运动,他的奉献远远逾越了宗教界这个圈子。在释教变革过程中,他奇妙地把形而上学和儒家揉合在一起,承继和开展了儒学。形而上学具有反儒学“礼教”的背叛精力。他借来这一精力,但不针对儒学,而是针对天竺梵学。又借来儒学的“仁慈”学说,尤其是它的中心思维——“孝”。以儒学的“忠孝论”爲兵器,来破除天竺教的教条;把“孝”注入佛经,还把以“孝”爲中心的“四回报”也写了进去。所谓“四回报”就是儒学的仁慈思维。发明有别于天竺传来的释教经典——《坛经》。这是仅有一部我国人编撰的佛经。从此,他把天竺传来的释教改构成爲我国化的释教。释教自创自传是从此初步的。禅宗因之得以重生,也得到尘俗的欢迎。唐代士大夫爲他编撰碑铭就有王维、柳宗元和刘禹锡等三人。《坛经》影响深远,直至今天禅学成爲国际学者注重和研讨的一门学说。惠能既具有南人的机敏也具有北人的厚重,他领导这次释教变革运动自身就充分阐明这一点。唐朝的名僧多得很,但这次变革运动的首领偏偏就落在这位南边和尚的身上。《坛经》仅仅薄薄的一本小册子,缺少三万字,在上世纪中叶竟有人把惠能的哲学思维与黑格尔混为一谈。毛泽东说:广东有两位巨大人物,一位是古代的惠能,一位是近代的孙中山。

  揭开我国的近代史,发生在19世纪中叶的太平天国运动,是一次带有西方民主主义颜色的我国近代农人革新。洪秀全的拜天主会,已不是西方的天主,是我国人自创的天主。

  太平天国运动,在军事上、政治上的冲击宛如急风骤雨,几度轰动清廷;而文明思维的冲击,相同是急风骤雨呀。“全国都是天主的子女,都是兄弟姐妹。”太平天国对立轻视妇女,女性可以从戎,可以爲将,可以考科举,当女状元,可以当官。资本主义的相等观念广爲传达。儒家的“礼”遭到史无前例的应战,已抵达“礼崩乐坏”的境地了。一时令名教色暗。

  当清廷惊魂稍定,其间有一个人看出了太平天国理论上的漏洞。这个人就是太平天国的劲敌——曾国藩。“天主的子女,都是兄弟姐妹。”好啊!你这套东西都是从洋鬼子那裏搬来的。你们不是砸祠庙,毁神像,碎祖先的神祗牌位吗。连我国人心中的偶像,“忠义”的象徵,关云长老夫子的神像你们也敢毁。轮到我“出牌”了。

  曾国藩从头祭起儒家仁慈忠义的理论进行反击。首要捉住两条,一条是责备太平天国是不要祖先,不讲忠孝,是反人伦的乱民恶魔。一条是死死咬住太平天国是洋鬼子的代理人。这两条正切中太平天国的要害。我国到底是被儒学操控了两千年,“名教”思维根深柢固。何况,那时离鸦片战役相隔只要十年浮光掠影,对洋人的仇视心思普遍存在。现在经曾国藩一点仇视之火天然又焚烧起来,并且直烧到太平天国的身上。此刻,令洪秀全在理论上毫无还手之力。相反,越到晚期,太平天国理论上的革新性逐渐衰退,迷信的成分越来越重。太平天国的失利,在理论思维上输的最早,也输的最完全。后期内讧,“兄弟姐妹”相互残杀。信仰危机已抵达不行收拾的境地。最终,军事上失利,天京凹陷,太平天国演到这裏,应是闭幕的时分了。

  咱们可以把惠能与洪秀全作比较。前者机敏,眼光远大,后者不及。惠能把外来的“佛”改造爲我国的“佛”是完全的。惠能也讲佛语,但其内在不同了。当他讲“佛性”的时分就是讲人道。他在《坛经》中把“孝”注了进去;“孝”就是人道,“四回报”就是人道。洪秀全把西方天主改爲我国天主,但不完全,不行我国化。砸神毁庙,破旧立新,看来很革新,但与其时的实践离得太远,有点像红卫兵。初期的确起很大的效果。当敌人清醒过来时就难予抵挡了。两人的气质也不同,惠能自己是和尚,是所谓“世外”之人,却讲人道。洪秀全虽创天主会,可是天王,应是“世内”之人,却越来越信任“神性。” 

  太平天国虽失利了,而其间的文明底蕴是深入的。它的确给我国带来了新的认识,例如相等认识。对儒学,尤其是对“礼”的思维的冲击之大之深,已深深动摇了其操控根底,再想回到往日的“独尊”局势已不或许了。这爲日后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新作了不少的衬托。洪秀全和太平天国的功劳仍是不行没的,也是巨大的。

  维新运动的精力首领康有爲和梁啓超的机敏及民主主义思维又大大超越了洪秀全。当然,孙中山的民主主义思维在共产党诞生前,是最体系和最先进的思维。它构成一种物质力气,把糜烂的清廷赶了下台。

  近代几回严重的政治运动,其策源地都发生在珠江流域。可以说,近代史初步以来,珠江文明代表海洋文明。她向内陆农业文明一次又一次地进行严重冲击。她一次又一次地改变着人们的价值观念和思维办法。谭元亨教授对珠江文明在近代史上所起的效果作如下点评,他说:“(珠江文明)亦从其边际性、地域性与非主流文明位置,成爲中华文明整合的主角。他日益向内陆浸透,它是中华文明多元中的重要一元。”

   变革敞开树立特区,选在广东和福建是明智之举。其他条件在此不赘,不少人只看到其区位优势。其实,它思维方面的优势更不能忽视。它有广泛的群衆根底,假设缺少这一条,其他条件多好,也会被消耗掉的。珠江,敞开认识自古到今都比任何当地爲优。古代越人的重商认识深深地埋在这片土壤裏。虽经几度糟蹋,一遇气候又从头发芽。它在“左”毒横流的日子裏,被贬低斥责爲资本主义的“温床”。确是“野火烧不尽”呀!回想上世纪80年代初、中期,这裏的公民是顶住“走资本主义路途”的帽子进行变革敞开的。姓“资”姓“社”的争辩,宛如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潮,从北到南刮得人们的眼睛也迷蒙了。可是,珠三角的农人任你刮什麽风,他们已“洗脚上田”了,办起了小型乡镇企业。“孩子”已生出来了,姓什麽?就让前史给他赐名吧。乡镇企业的比重越来越大。近十年来,广东对外交易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其间乡镇企业是一支不行忽视的力气。2002年全国GDP(国内生産总值)超越十万亿公民币,广东占一万一千亿。广东成爲经济大省和外贸大省。现实阐明,正是对外对内交易开展了,一切的经济细胞都被启动了。

  有人来到广东,在珠三角走了一圈,他们看了特区,看了“四小虎”,回到广州得出了这样的定论——“经济繁荣,文明沙漠”。你还能说什麽呢?我想,他们对“经济繁荣”背面的深层原因是否仔细调查过,仔细研讨过?!假如不是,那才是令人遗憾的一种成见,是华夏文明中心主义思维办法在新的局势下的再现。

  还有一种观念:广东人承受民主主义思维是简单的,广东人缺少忧患认识。这是前后矛盾的说法。就按这种说法来考证吧,不用费什麽言语,翻翻近代史便可以答复。假如懒于翻阅,还有一个简洁办法,请走进广州黄花岗勇士墓园,问问长逝在这裏的勇士英魂是否认同?!还有,“承受民主主义简单”,下半句不好意思说出来。那就是,按受共産主义、马列主义就不简单了。有个建议,请游了黄花岗,再游游红花岗吧,也问问此地的勇士英魂是否认同?!

  珠江人既从前热烈地承受过民主主义,可以相同热烈地承受共産主义。海洋文明的优势在于她在各个不同的前史时期都能接收国际上呈现的新东西,接收真理,不管它是东方的仍是西方的。马列主义是从北方传入我国,而它的传达,首要就得到民主主义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援助。在共产党的协助下,孙中山改组了国民党,从头解说了“三民主义”。加进了“联俄、联共、搀扶工农”三大方针。国共榜首次协作,一批共产党的精英被安排在国民党的党、政、军内担任高档职务。这一来,马列主义、共产党的建议都得以顺畅传达。在我国传达马列,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搀扶工农”的方针起了很大的效果。

  中华文明是大陆文明与海洋文明的结合才是她的全体。从明清以来几度封关锁国,中华文明海洋性的一面遭到压抑;一时曾沈寂下去,沈寂并不等于不存在。在新的局势下,产品认识跟着变革敞开的潮汐已悄然回归。时到今天,他已成爲汹涌的大潮。

  产品认识的觉悟是我国公民第2次觉悟啊!榜首次是阶级认识的觉悟,推翻了三座大山,树立了共和国,我国公民站起来了。而产品认识的觉悟是促进我国富足。觉悟了的年代,觉悟了的公民,必定可以把中华文明蓝色的一面发扬光大。中华民族必将以最绚烂的形象呈现在国际民族之林。

  (作者係广东省珠海市文联参谋)
 

上一篇:文明大省的前史积澱

下一篇:应当树立广东丝绸博物馆

Site navigation 站点导航
400-123-4567 

TIME:24小时贴心服务